排名推广 | 企业宣传 | | 加入桌面
资讯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社会新闻 » 正文

【独家】《重生嫡女之一品凰妃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5-29  浏览次数:5

关注微信公众号:幻神小说,回复:383即可阅读全文

《重生嫡女之一品凰妃》小说主人公:连似月

《重生嫡女之一品凰妃》小说简介:她是丞相长女,为助夫君登上皇位,容貌尽毁,忍辱负重。岂料,渣男早已与心机庶妹暗中苟合,借口将她打入冷宫,再联手庶妹逼她剖腹取子,逼她唯一的弟弟沦落成乞丐,杀她全家,将她做成人彘,囚禁于牲口棚,与猪狗同眠,受尽人世间最惨痛的折磨。一朝重生,她脱胎换骨,浴血归来,仇恨加身!顶着一张美艳的“冷血脸”,夺重权,斗姨娘,杀庶妹,杖奴婢,遇神杀神,遇鬼杀鬼,渣男隔三差五登门拜访,变着花样提亲,她只给他一个字:“滚!”

重生嫡女之一品凰妃》精彩试读

第二十六章搭救美男
蒋氏即刻又用私房钱给连似月置办了几套衣裳和几套首饰,说要领着她一块面见八王爷,以感谢她的帮忙。
连似月也早料到蒋氏会这么做,苏家十分注重风评,上一回,赵老先生等人指责苏家虐待她,并且四处传播了言论,苏家在这一带的风评一度变得很差。
这次机会难得,苏生和蒋氏定要带着她,让人家看看苏家并没有亏待她这相府的大小姐。
到了被召见这一日,蒋氏又特意为连似月单独安排了一辆马车一同前往。
马车行至途中突然停了下来,连似月正觉得奇怪,就听见马夫在外面说,“大小姐,夫人要到前边丝绸店一趟,我们在此等候片刻。”
连似月掀开马车帘子来,这马车就停在路中,而蒋氏的马车已经没了踪影,路边行人绕着她的马车走过去,她吩咐道:“小哥,你把马赶到对面的巷子里去吧。”
“是。”那小哥听从了她的吩咐,将马车赶到偏僻的小巷子。
连似月坐在马车上闭眼假寐,可是,脑海中又浮现出前世被折磨的片段来,这感觉那么真实,想着想着,就又开始喘不过气来,她握着拳头轻轻捶打着自己的胸口。
重生之后,她常夜不能寐,那些残酷的记忆时时折磨着她,停止不了的眼泪在黑暗中将她吞噬,让她陷在泥潭中不可自拔,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女身上发生的奇事,她内心感到一种深深的孤寂。
这时候,她突然感到马车一阵轻微摇晃,她敏锐睁开眼,一只手紧紧抓住横框,目光警惕地盯着门口处。一会后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。
她的手慢慢地伸了过去将帘子掀起来,这时候,猛然间,一个身影如闪电般从眼前一晃而过,敏捷地窜入她的马车内。
连似月身子猛地往后一倾,跌倒在马车上。
“嘘!”她刚要出声,那突然闯入的男子便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,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,“别出声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“唔.…….……”连似月正要挣扎着推开他,却不经意间看到他挂在腰间左右的佩玉,她一怔,他居然是.…
她认得他的玉佩!
只是,他怎么会在这里,他又是怎么受伤的?看情形,像是被追杀,谁要杀他?
难道,是凤千越吗?还是太子的余党?
一连串的问题闪过,连似月慢慢停止了挣扎,冷静看着他说道,“看样子,有人要杀你,你躲进我的马车,他们很可能连着我一块杀了,你还说不会伤害我。”
那男子见她如此冷静,显然愣了一下,然后才放开了手,沉声道,“那我们现在在同一条船上了。”
他身形俊美,穿一袭素色道袍,上有银色流动的梅竹纹案,华贵精致,美轮美奂,头戴黑色网巾,玉冠佩金束发,脸上蒙着编色纱巾,只露出一双眼睛来。
那眼神,初看之时有着高山深海般的深邃和凌厉,再看又有着月光流水般的淡漠和清辉,那蒙面的纱布下面,有着一张怎样俊美无铸的脸啊,只是他未曾显露罢了。

第二十七章他暗我明
他的肩膀看似受了剑伤,他正用手紧紧捂住那受伤的地方,手上沾满了鲜血。
因为知道对方的身份了,连似月没了半点惊慌,她掀开马车一看,那赶车的小哥依旧站在马的旁边,拿一根草正逗弄着这马。
看来,他身手真是不错,在负伤的情况下,还能悄无声息地闯进她的马车里。
“藏到这后面去。”连似月掀开后马车帘,那栏框和帘子之间放了一个箱子,中间便有一个空余之地,“你在这附近消失的,追杀你的人一定会问我你的行踪。”
男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,他没有想到连似月对于他这个负伤陌生人的求助表现如此镇定。
这个丫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大将之风,但看上去她明明才十几岁而已,脸庞还散发着一股稚气,眼神却超乎寻常的成熟冷静,细看似乎还燃烧着一团仇恨的焰火—仇恨?
这时,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,男子迅速藏在了帘子后面,连似月端坐在帘子前,几乎同一时间,她的马车被掀开,一把闪着寒光的剑抵在她的脖颈上。
连似月稍微扫了一眼,对方一共有六个人,每个人都蒙着脸,而赶车的小哥已经被制服在地上了。
“看到一个穿素袍的男人了吗?他受了伤,从这里跑过去了。”那用剑低着她的人压低声音,问道。
连似月一副受到惊吓,十分害怕的样子,哆哆嗦嗦着,眼神闪烁不定,说道,“我,我一直在马车里,什么,什么都没看见,别,别,别杀我,别杀我。”
这人扫了眼马车内,目光停留了片刻,又看到连似月吓得快要晕过去的样子,最终拿开了剑,手一挥,领着其他的人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。
连似月闭上眼睛,吁了口气,忙吩咐那吓的软了退的小哥,“我们先走,去县衙门口等夫人。”
“是,是。”那小哥急忙跳上了马车,迫不及待地将马车赶出了小巷子,往目的地走去。
连似月对着马帘后面,道,“他们走远了,出来吧。”
男子从后面出来了,坐在了连似月的对面,他紧皱着眉头,胸膛起伏着,喘息着道:“多谢相救,前面拐弯的地方让我下去吧。”
血流的越来越多,他仰起头,靠着马车,从眼神看来此刻他非常痛苦,看来伤势比她想象中要重很多。
连似月静静地,用那种仿佛能看透前世今生的目光看着他,脑海中浮现和他此前相关的种种来。
而此时此刻,他必定是不认识自己的,这种熟知一切的感觉真是…….微妙。
“小哥,前面药铺停一下。”她突然命令道,马车停了,她向他伸出手,面无表情道,“拿点银子出来。”
..…”他手顿了一下,解下茄袋,递给了她,连似月从茄袋里掏出一块银子来,跳下马车,走进药铺去了。不一会,她就从药铺里走了出来,上马车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瓶金疮药。
“放开手。”连似月的声音始终很冰冷,听起来像是在命令一样,他用深究的目光看着她。
未完待续……

如果想看这本小说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幻神小说,回复383,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!


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按分类浏览
社会新闻 (56125) 国际动态 (55444)
科技前沿 (55509) 商旅生涯 (55907)
娱乐推荐 (55595) 民生百态 (55580)
 
点击排行